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

编辑:镌刻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9 06:48:08
编辑 锁定
2007年4月24日,埃塞俄比亚约200名武装分子在当地时间6时,突袭了中原油田勘探局位于埃塞俄比亚东南部索马里州的工地,当时工地上约有37名中国人和超过120名当地工人。此间,持有火箭筒和火炮等武器的武装分子与负责保卫工地的100名士兵交火,枪战持续了大约50分钟,保卫士兵因不敌武装分子而溃散,武装分子一度占据工地。当埃塞俄比亚派出增援的一个旅抵达该工地时,武装分子已撤走。这次袭击造成9名中国工人丧生,还有65名当地工人被杀,另有7名中国工人被掳走。
名    称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
地    点
埃塞俄比亚
时    间
2007年4月24日
伤亡情况
9名中国工人丧生,65名当地工人被杀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事件过程

编辑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4月24日

一家中资石油公司设在埃塞俄比亚东南部地区的项目组遭200多名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并抢劫。袭击造成中方9人死亡,1人轻伤,7人被绑架。外交部、商务部、中国驻埃塞使馆和有关企业等迅速启动应急机制,向埃塞方面提出紧急交涉,要求全力搜救遇袭中方人员,确保其安全获释,并切实采取有效措施,保护在埃塞的中资机构人员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协助做好有关善后工作。埃塞政府已增派军队赶赴事发地点。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4月25日

一个名叫“欧加登国家解放阵线”的武装组织已给媒体发来一份声明,他们说,“我们承认,我们对一个埃塞俄比亚部队保护下的石油勘探队发起了军事行动。”该武装组织去年曾警告说,任何在欧加登地区的投资,只要惠及埃塞俄比亚政府,都“不能容忍”。这个武装组织试图发动分离运动,形成一个“索马里人”的独立邦国。
由商务部、外交部和中石化集团组成的联合工作组已夜抵达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他们将和中国驻埃塞使馆等有关各方合作,推动救援工作的展开,营救被绑架的中国公民。外交部和中国驻埃塞使馆正在积极推动有关各方有序开展营救中国被绑架人员的工作。
由商务部、外交部和中石化集团组成的联合工作组一共21名成员,包租了一架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波音767包机,于当地时间25日晚6时40分(北京时间25日晚11时40分)抵达亚的斯亚贝巴宝莱国际机场
同一天,作为处理遇袭事件的先遣小组组长,中石化集团公司外事局副局长张吉星肯尼亚赶到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4月26日

欧加登国家解放阵线组织在伦敦的发言人迈赫迪说,被他们抓获的中国工人将“受到人道对待”,而且强调他们不会把这些人扣为人质,而会把他们移交给“适当的机构”。他还纠正官方数字说,有“7名中国工人被打死,6人被抓”。他称,他们是在当地时间24日凌晨四点半发动的袭击,由于在交火过程中军火发生爆炸才导致中国工人死亡。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遇难及被绑架者

编辑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9名遇难者

吴少青:男 38岁 测量工程师
黄 衎:男 39岁 营地健康安全及环保官员
张自峰:男 39岁 营地经理
曹永红:男 37岁 刮路机操作手
余 庆:男 40岁 仪器操作员
黄建伟:男 28岁 仪器操作员
申 云:男 27岁 仪器操作员
柴振华:男 30岁 推土机手
苏东超:男 38岁 测量工程师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7名被绑架者

李根海:男 41岁 生产经理
许建峰:男 34岁 当地雇员经理
杨庆武:男 36岁 队医
攸金东:男 35岁 设备经理
张晓宇:男 29岁 测量工程师
陈文祥:男 37岁 修理工
柯卫涛:男 38岁 推土机手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背景资料

编辑
位于非洲之角最东端的索马里再次因战乱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自24日埃塞俄比亚公开表明介入索马里内战,并派遣陆军和飞机进入索马里境内打击反政府教派武装以来,这两天,几乎各大国际媒体的头条都是发生在索马里土地上的这场冲突。埃塞俄比亚的公开介入让牵涉了多国利益的索马里局势更为复杂。不少人担心,这可能会引发一场地区战争。在一个和平年代,“战争”这个词显得格外扎眼。这片土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使得和平迟迟不来光顾呢?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战乱加剧人道主义危机

十几年来,索马里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目前国际上承认的索马里过渡政府实际上控制着很小的区域,就连首都摩加迪沙也由反政府武装——伊斯兰法院联盟控制。12月20日,伊斯兰法院联盟向索马里过渡政府发起攻击,声称要赶走支持过渡政府的埃塞俄比亚军队。12月24日,埃塞俄比亚宣布公开介入索马里内战。25日,埃塞俄比亚战机轰炸反政府武装军事基地。目前,埃塞俄比亚机械化部队正在向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推进,在过渡政府所在地拜多阿周围地区,过渡政府军与伊斯兰法院联盟部队仍在激战。过渡政府发言人阿丹说:“过渡政府同意埃塞俄比空军轰炸恐怖分子可能获得武器和弹药的任何地方。”一位居住在迪努内的村民告诉当地媒体,“今天早晨一觉醒来,发现整个城市突然空了,连一个伊斯兰战士都没有。”当地居民开始哄抢教派武装没来得及运走的粮食。伊斯兰法院联盟领导人谢立夫要求索马里人民对入侵者进行“圣战”,做好长期作战准备。
据索马里过渡政府表示,在25日的冲突中已经有上百人被打死,而一些救援组织也表示,在冲突中的死亡人数已达到几十人,另有800多人受伤。教派武装不断对平民发出警告,让他们“躲避可能到来的空袭”。虽然眼下正是收割庄稼的时节,但为了保住性命,很多农民都扔掉了土地、家产,到难民营躲避战乱。据目击者表示,目前已经有好几千名难民逃离家园。自从索马里内战爆发以来,难民已经多达100万。在日内瓦,国际红十字会表示,他们将从27日开始用飞机向索马里提供药品,每天能“救助600到800人”。但这一数字对如今的索马里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目前在索马里,每5个孩子中就有一个不满5岁便夭折,这一情况在救援到位的情况下本来可以避免。
索马里的局势引起了阿拉伯联盟的密切关注,此前在阿盟的斡旋下,伊斯兰教派武装已经和临时政府举行了数轮会谈。在埃塞空军轰炸了索境内军事目标后,阿盟呼吁交战各方“立即实现全面停火”。欧盟现任轮值主席国芬兰也发表声明,深表担忧。非洲联盟一位高级官员则表示不谴责埃塞的军事行动,理由是此前埃塞已经向非盟做出了充分说明,并认为一个主权国家有权力对自己所面临的外部威胁做出判断和反应。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恩怨数十年

索马里有着漫长的海岸线,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冷战时期是美苏两国争夺的重点地区之一。现在的索马里人是公元7-9世纪从阿拉伯半岛迁入的,属伊斯兰逊尼派正统瓦哈比派,自移居“东非之角”后,长期扮演着伊斯兰教向东非延伸的支撑点和基石角色。埃塞俄比亚则是东非土生土长、最古老的基督教国家,由于种族、领土纠纷,双方冲突甚至血战一直不断。
19世纪,索马里被英、法、意等殖民国家瓜分为五块,其中面积达38万平方公里的豪德—欧加登地区在1897年被划归意属埃塞俄比亚,虽然意大利在和埃塞俄比亚帝国的战争中失败,但仍未退出该地;二战后该地辗转交由埃塞俄比亚控制。1960年,索马里宣布独立,并将豪德—欧加登地区划入版图,而埃塞方则以增兵相对抗,争执的结果酿成了1964年和1977年两次欧加登战争,这两次战争都以索马里方面首先进攻开始,但结局都是受挫后媾和,边界问题依旧。这两场战争都在冷战中爆发,美国苏联都曾或多或少介入其中。
此后,索马里政权长期不稳,自1990年后更陷入军阀割据的无政府状态。国际社会先后召开15次和平会议,试图在索马里建立一个中央政府,但均以失败告终。美国也曾出面,试图稳定这里的局势。但1993年18名美军士兵在摩加迪沙被打死,令美国人心有余悸。这一事件成了好莱坞大片《黑鹰坠落》的蓝本。1994年,美军撤离索马里。今年6月,索马里伊斯兰法院联盟异军突起,短短10多天里攻占首都摩加迪沙和该国南部大部分地区,并将一盘散沙的过渡政府控制区拦腰截断。就在本月中旬,伊斯兰法院联盟还对过渡政府办公地点拜多阿猛攻数次,造成极大恐慌。
这些伊斯兰原教旨派公开宣称要建立“神权国家”,向信奉基督教的埃塞俄比亚和“所有试图干涉索马里内政的异教徒和无神论者”宣战。知情者普遍认为,他们的真实野心是恢复历史上的“大索马里兰”,这意味着将吉布提全境、埃塞俄比亚的豪德—欧加登地区和肯尼亚的一部分领土纳入囊中。这是埃塞俄比亚无法接受的。索马里冲突还牵涉了非洲之角的另一个国家——厄立特里亚。厄立特里亚曾经与埃塞俄比亚爆发过边境战争。在索马里的混乱格局中,厄立特里亚支持伊斯兰法院联盟。
有分析认为,此次埃塞俄比亚出兵,意在迫使教派武装返回谈判桌,从而改变索马里战乱局势。也有分析人士表示担心,认为埃塞俄比亚打错了算盘,即使埃塞俄比亚成功击溃教派武装,这些武装分子未必臣服,只会激发他们的战斗情绪,打游击战,搞恐怖袭击。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索马里局势让美国头疼

伊斯兰法院联盟在索马里势起之后,被人比作阿富汗的塔利班。联合国一份报告指出,由伊斯兰教地方神职人员组成的伊斯兰法院联盟得到一些阿拉伯国家以及海外索马里人的经济支持,迅速建立了一套有效的税收机制和社会保障项目,并以此赢得了人心。不过,他们同时推行一系列极端政策,比如不许妇女工作、上学,严禁外国电影、音乐甚至不许收看世界杯足球转播等。美国曾指责伊斯兰法院联盟与“基地”组织有联系。伊斯兰法院联盟主席哈桑·达希尔·阿韦斯本人2001年曾被美国列入恐怖分子名单。今年6月,处于藏匿状态的“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突然现身,公布一盘录像带,号召索马里人为地区战争做好准备。美国国务院负责非洲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詹达伊·弗雷泽认为,“基地”已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伊斯兰法院委员会。不过这一观点并未得到广泛认同。
出于对伊斯兰极端势力和基地恐怖活动的恐惧,美国等西方国家采用扶植索马里过渡政府来牵制原教旨势力。但过渡政府实在太孱弱:2004年1月成立后长期在邻国肯尼亚内罗毕洲际饭店办公,直到2005年6月才迁回国内,却不敢进入首都。自今年6月被打得七零八落之后,已有超过1/3部长辞职,临时总统尤素福甚至于8月7日一度宣布解散政府。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所研究员贺文萍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虽不愿意看到索马里教派武装坐大,但由于1993年的教训太深刻,目前还不会直接插手。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美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美国盟国以及其他有关方面中间,弥漫着对索马里深深的忧虑。就在美国苦无良策的时候,埃塞俄比亚这次出兵打击伊斯兰法院联盟显然符合美国的利益。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可能引发地区战争

“这次冲突无疑为索马里早日摆脱无政府状态,在国内建立正常政治秩序带来了更多的阻力。”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曾强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说,索马里国内还存在拥有强大实力的六大家族,氏族纷争不止,有点像中国的战国时期。这种战乱状态一时间难以改变。军事专家更担心如果局势失控,索马里内战持续升级和扩大,将有可能使得所有非洲之角国家卷入其中,该地区本来就脆弱的和平将被彻底打破。
联合国报告显示,埃塞俄比亚派驻索马里的军队至少有8000人,而埃塞俄比亚的老对头厄立特里亚在索马里的军队也至少有2000人,并且大约有10个国家通过向冲突双方提供武器,直接或者间接地参与了索马里冲突。索马里内战是一场名副其实的代理人战争。索马里驻埃塞大使也曾经向新闻媒体透露,在过去的一周中政府军击毙了500多名伊斯兰教派武装分子,其中大多来自另一个邻国厄立特里亚。但至少在之前,无论是埃塞俄比亚还是厄立特里亚都对自己在索马里的军事存在口头上予以否认,而如今埃塞俄比亚不仅亲口承认这种存在,而且更出动空军袭击索马里首都的国际机场。这实在让人担心,此次冲突会不会升级为地区性的大规模冲突,甚至将该地区彻底拖入战争泥潭。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组织

编辑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定义

什么是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打开其官方网站,在头条位置赫然写着这样一段话:“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是基层的社会和政治运动组织,1984年由欧加登地区的索马里族人建立。因为他们再也无法忍受埃塞俄比亚政府对他们所犯下的残忍的罪行。现如今,作为人民权利的主张者和保卫者,我们致力于重新为当地的索马里族人带去自主的权利、和平、发展与民主。”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欧加登问题

事实上,该组织由埃塞俄比亚占人口比例少数的索马里族人组成,属于穆斯林团体。他们的宗旨就是要把有四百万人口的欧加登地区从埃分离出来。与其并肩战斗的是一个名叫伊斯兰法庭联盟(IslamicCourtsUnion)的武装派别。
舒运国表示,欧加登地区的主体民族是游牧的索马里族。埃塞俄比亚与索马里国为了欧加登地区曾于1964年与1977年两度交战,这无疑对两国的关系埋下了阴影。但是即便如此,欧加登问题始终没有解决。
舒运国分析说,埃政府对索马里过渡政府的帮助也可能导致这次恐怖事件的发生。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不能容忍国外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之前该组织已经放出风来,威胁说不能容忍任何外国公司进入欧加登地区进行石油开发活动。去年,该组织还表示任何有利于埃政府的在欧加登地区的投资都“不能被容忍”。
24日也就是事发当天,该组织在其网站上发表了关于这次军事行动的声明:“此次军事行动的目标是‘提格雷人民解放阵线’(TPLF)的三个军事组织,这些军事组织负责保护一个石油开发区。该区的石油开发近来在埃塞俄比亚政府和一家中国公司签订协议后开始。”最近,该组织只是零星地搞过一些小规模的反政府军袭击,而周二的事件是造成后果最严重的一次。
“这种残暴的、有计划的屠杀应该受到国际社会的深深谴责。”舒运国气愤地说,“中原油田去当地搞项目,是属于和平建设。他们都是非常无辜的。而且中国公司在国外的项目一般都是采用本土化的方式,比如雇佣当地的工人,为当地解决就业问题等等。而且中原石油勘探局在别的许多国家也有项目,从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件。”

埃塞俄比亚人质事件埃塞俄比亚与中国关系

编辑
中国与埃塞俄比亚一直有着友好的交往。早在中、埃建交之前,周恩来总理于1964年就访问过埃塞。两国1970年11月24日正式建交以来,友好关系不断发展,埃塞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曾多次来华访问。1995年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应邀访问中国。1996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应邀访问埃塞俄比亚。2003年12月,温家宝总理对埃塞俄比亚进行正式访问。2004年10月底,埃塞俄比亚总理梅莱斯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2002年,中埃双边贸易额超过1亿美元。
词条标签:
社会 外国历史事件 历史事件